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观球网美元退回金本位制或取得重大进展美联储最担忧的事情可能会

来源:未知 作者:dede58.com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06
摘要:再次对美联储的政策产生了一些阻力,因为,它从去年11月开始保持上升趋势,并且正在被全球央行抢购,金融泰斗,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认为黄金是美元最大的对手,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现在对手正在取得新进展。 央行更新的外汇储备数据显示,俄

  再次对美联储的政策产生了一些阻力,因为,它从去年11月开始保持上升趋势,并且正在被全球央行抢购,金融泰斗,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认为“黄金是美元最大的对手”,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现在“对手”正在取得新进展。

  央行更新的外汇储备数据显示,俄央行黄金储备2月增加31.1吨至2,149吨。再早些时候,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俄罗斯央行向其库房增加了近275吨黄金,占全球各国央行在2018年购买的总计651.5吨黄金的近一半,其中俄央行释放了数百亿美元的美债来购买黄金。据美国银行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商品分析师称,俄罗斯是过去10年来最大的黄金买家。该分析师

  指出,俄罗斯也是去美元化最积极的国家,其外汇储备正在多元化,并远离美元,俄央行数据显示,美元已经在其储备中的份额从46%下降到22%。“俄罗斯对黄金的需求是整个去美元化问题的一部分,这个问题将继续变得越来越强大,”Incrementum AG的基金经理,年度In Gold We Trust报告的作者Ronald-Peter Stoeferle对俄罗斯媒体RT表示,分析师预计包括中俄印等全球

  黄金在2019年将变得更具吸引力,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GC)的预测,在全球经济不稳定,对美国2020年经济衰退的担忧及碎片化的全球经济政策的扩张的背景下,全球央行开始从近几个月纷纷进场买入黄金,以扩大

  ,作为多元化和安全的手段,正如下图数据所示,央行购买的黄金数量达到197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那是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年份,而像土耳其、波兰、印度、匈牙利、埃及和菲律宾等多国也在近半年以来开始纷纷进场。

  所拥有的黄金储备仅次于俄罗斯,各国央行中排名第六,据外管局数据,在2018年12月至今年2月,中国已经向其库房连续增加了约32吨黄金,2月份购买了约10吨,而在去年12月之前,中国两年多来没有报告黄金储备增加(官方数据从2016年10月到2018年11月保持不变)。

  图片说明:世界上最大的金块重达220公斤,保存于中国一家黄金博物馆中,被誉为是世上最大实心金块

  Stoeferle补充说,随着美国债务负担的不断增加,央行正在寻找替代资产并不奇怪。他表示,黄金市场的深度和流动性使其成为央行的完美资产,特别是与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土耳其等国正在石油及交易结算等多边领域去美元化的背景下,黄金越来越受到关注,并作为美元的有效替代品之一。

  对此,观球网经济学家斯泰西赫伯特在上周这样告诉RT的记者,“这可能意味着俄罗斯央行正在“通过储存黄金这样积累来重新实施黄金标准的可能性,俄罗斯所要做的就是引入黄金支持的交易货币。”,同时,再结合中国的原油期货也允许交易者用人民币兑换成黄金来支付,这可能也正在逐渐加强黄金参与货币交易基准的基础。

  我们在上周援引新加坡首屈一指的黄金交易商罗南·曼利的分析也提到,“中俄等国积累的黄金储备可以看作是绕开美元进行商品交易结算的一部分”,同时,中俄在黄金市场都有着重要的地位,因为无论是人民币还是卢布,背后都有黄金的身影。

  不仅于此,近日的一条财经新闻似乎更表明美元在退回金本位上迈出了大一步。据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在3月20日报道称,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立法委员代表Pat McGeehan提交了了一个健全的新货币提案,建议取消对黄金和白银的所有税收,并让黄金白银成为与美元并驾齐驱的合法货币。

  而早在数周前,我们多次强调,同样在该州,有位叫亚历克斯穆尼的众议员也提交了一项新提案,试图将美联储的美元发行机制重新恢复到1971年的金本位制,并强调美联储应该通过美元与黄金的再次挂钩来将价值注入美元,不仅于此,近期,我们也注意到,不止在西弗吉尼亚州,还包括犹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和亚利桑那州及爱达荷州等部分州也正在加速立法或已经开始让黄金成为与美元并行的合法货币。

  这些事在今年已经93岁高龄的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看来,意义十分重大,他认为,这体现了央行投资者对货币的真正价值有了清晰的认识,黄金的战略价值仍旧十分有必要,但更有趣的是,现在,中俄印等多国都在公开自己的黄金储备,将黄金列为战略性货币资产,但美联储却一直在低估黄金的战略地位。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美联储资深经济学家们一周前在该行网站上撰文直言不讳地承认“美元可能会失去其作为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地位”,“虽然美元仍占主导地位,但这并非不可改变”。这可能并非巧合,近几个月以来,一些美国财政部最聪明的华尔街顾问与美联储也相继就美元储备地位发声,也有点令人不安。

  然而,最近的趋势的确值得关注,因为历史表明货币的主导地位并非一成不变,根据美国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TBAC)在2月14日发布的报告,我们观察到,全球外汇储备管理者们像俄罗斯央行那样正在逐步提高了其他货币的配置,而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已经从2000年的72%稳步下降到现在的62%,换句话说,即便“美元依然占据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但在可预见的未来或许好景不会太长。

  如果有非常多的资深人士开始质疑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这就可能变成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当然,这对于研究过货币历史的人来说(比如,唐朝的开元通宝、英镑等),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对美联储经济学家公开警示美元离开黄金标准后出现危机的可能性而言,这是新的,而那些曾经享有数十年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货币就是先例(详细数据参考上图)。(完)

  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

责任编辑:dede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