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股票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揭秘华为神秘部门手握现金超过腾讯两倍连任正非都敢违背

来源:未知 作者:dede58.com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01
摘要:类似的解读很大程度上是误读,或者至少是盲人摸象。因为华为的大部分对外投资并不公开,不但外界对华为的投资情况所知甚少,就连华为员工也是一片茫然。投中网询问了多位华为离职、在职的员工,多数均表示未接触过传说中的华为投资部。为数不多的可以确定的

  类似的解读很大程度上是误读,或者至少是盲人摸象。因为华为的大部分对外投资并不公开,不但外界对华为的投资情况所知甚少,就连华为员工也是一片茫然。投中网询问了多位华为离职、在职的员工,多数均表示未接触过传说中的华为投资部。为数不多的可以确定的事实是,华为的对外投资均需通过常务董事会决策,也就是说知道华为投资全貌的人,大概只有华为的最高层。在华为的历史上,对外投资的战略也并非一成不变,用教条式的原则理解华为的投资是不可取的。

  在中国的科技巨头中,华为确是一个异类,仅握有的现金(包括现金等价物)就高达1800多亿元人民币,理论上华为买不起的公司已经不多了。但总体而言,华为在投资上却保持着克制,投资规模不大,且目标明确,所买即所需。

  2019年4月,华为在境内新成立了一家注册资本达7亿元人民币的子公司哈勃投资,引起了不小关注,被市场解读为华为涉足VC。

  但据投中网了解,所谓华为涉足VC,恐怕只是外界一厢情愿的误读。经中基协系统查询,哈勃投资尚未申请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

  “据我所知哈勃只是一个空壳公司,不是一个业务主体,没有人员配置。类似的空壳公司华为在香港这些地方注册了很多,可能哈勃恰好在国内,就被注意到了。”一位接近华为投资部人士向投中网如此表示。

  根据工商信息,哈勃投资的董事长、法人代表均为白熠。白熠自2018年4月起担任华为企业发展部总裁一职。前述人士告诉投中网,企业发展部即为华为负责对外投资的部门,在华为是一个二级部门,团队规模数十人,华为所有的投资、并购均需通过该部门完成。

  不过,企业发展部在华为并非要害部门。一方面,寻找投资目标的任务主要是由业务部门完成;另一方面,企业发展部没有投资决策权,华为所有投资均由常务董事会决策。

  前述人士告诉投中网,一般情况下华为对外投资的过程是,业务部门发现某家公司掌握的技术对其业务有帮助之后,将标的提报给企业发展部,由企业发展部考察评估后提交给常务董事会决策。

  一位家专注于半导体产业投资的机构合伙人告诉投中网,就他所投资的项目来看,在遭遇美国责难之后,华为对供应链的态度有明显改变。过去华为是全球供应链,在国内半导体企业采购并不多。而这之后,华为不但给订单,还给资金、技术,甚至派驻团队扶持国内半导体企业。

  实际上,哈勃投资成立后作为出资主体投资的两个项目,均为国内的半导体产业链企业。

  据CVSource投中数据的查询结果,7月份,杰华特微电子进行了一次工商信息变更,哈勃投资成为杰华特微电子的新增股东,持股比例不详。8月,山东天岳也进行了工商信息变更,哈勃投资成为新增股东,持股10%。因为工商变更通常在投资交割之后,实际的投资时间应该更早。

  杰华特微电子是一家VC圈非常熟悉的企业,在2013年成立后不久就获得了华睿资本的A轮投资,此后历次融资引入了鑫元基金、中电海康、中银浙商产业基金、聚源资本、同创伟业等多家机构。

  华睿资本董事长宗佩民向投中网表示,杰华特做的是各类驱动电源芯片,在LED照明、电子产品显示等领域有广泛使用,也是手机屏幕显示系统的关键零部件,属于华为产业链的必要一环;山东天岳的主要产品是碳化硅单晶衬底材料,广泛应用于大功率高频电子器件、半导体发光二极管(LED)等领域,尤其是对5G通讯、物流网等微波通讯领域非常重要。

  华为作为中国半导体产业最重要的下游客户,它的入局对中国半导体产业投资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若纵向回溯一下历史,会发现哈勃的这两笔投资与华为过去的投资风格和逻辑似乎略有不符。与其他的巨头型企业相比,华为在对外投资方面以不积极著称。华为高管们在不多的公开发言中,谈论的最多的不是华为投什么,而是华为不投什么,以至于外界常有“华为不做投资”之说。

  2016年,一位华为日本研究所的日籍员工向任正非当面建议,认为非常有必要对日本当地手机屏幕供应商进行投资。而任正非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们原则上不对外进行投资,投资就意味着终身要购买她的东西,因为她是我的儿媳妇。我们现在就是见异思迁,今天这个好就买这个,明天那个好就买那个。当然我们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希望你别落后了。只要你不落后,我就买你的,但你落后了,我就买别人的。我们主要关心所有的产品是世界上最好,而不是我儿媳妇生产的,我来组装。”

  现在看来这一原则并非绝对。哈勃此次投资的杰华特和山东天岳,都位于华为供应链上。

  另一个例外是软通技术,华为不仅投资了这家IT外包服务商,并且承诺了大笔订单,以及在价格、账期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

  2017年,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在合作伙伴金蝶的用户大会上做主题演讲,首次公开提出“三不原则”,即不碰数据、不做应用、不做股权投资。徐直军解释不做股权投资的原因是,不去培养一帮“亲儿子”,不让亲儿子跟合作伙伴竞争,希望给所有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公平、平等的环境。“三不原则”之后也被任正非在签发给员工的126号文中重提。

  这就是所谓“华为不做投资”的由来。实际上无论是徐直军还是任正非,在谈到“三不原则”时的前后文均主要指华为云、云计算和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而非所有领域。

  还有一条很难找到可靠依据,但在华为人尽皆知的禁忌,那就是华为不投资前员工创业的公司,据说这是任正非亲自下的命令。而谈及其原因,即要提到当年悲剧性的李一男港湾网络事件,直到今天华为员工还耳熟能详。

  华为传统上是一家面向B端的企业,而且是所谓大B,对员工离职抢前东家的客户资源敏感是很自然的。因为有李一男先例在前,华为的离职员工创业,多数会选择远离华为主航道的领域。

  不过,随着华为发展壮大,这方面敏感度已经有所下降。一位华为离职创业者就向投中网讲述了一件事,他创业的公司做了与华为一样的产品,而华为得知后并没有表示异议,还邀请他回去交流,“我毫无保留地详细讲了我们的产品,如果华为要搞我,保留也没有用”。当然,这一产品在华为只是边缘产品。

  接近华为战投的人士向投中网表示,据其所见,华为没有投资过前员工创业的公司,“但也难说华为就绝对不投前员工,还是case by case(就事论事)吧”。

  以上是投中网依据公开信息整理的2011年以来华为对外投资清单,投资领域以芯片、软件、互联网等行业为主,总数量约20家。但这些并非华为对外投资的全貌,因为这家非公众公司大部分的对外投资并没有公开。

  除了直接投资之外,华为也是许多VC或PE基金的出资者。在国内,华为是国家开发银行旗下国开开元母基金的LP,也是元禾辰管理的国创元禾母基金的LP。这两只母基金,前者主投PE,后者主投VC,两家一共投资了数十只子基金,GP名单中不乏国内一些的知名机构,如松禾资本、金沙江创投、启明创投、北极光创投、纪源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弘毅投资、复星等。

  也就是说,华为虽然不做VC,但是中国几十家VC背后的金主爸爸。另外,据知情人士向投中网透露,华为在海外也投资了不少私募投资基金。

  从前面那份不长的名单中不难看出,华为的投资有两个特点,一是有大量并购,少数股权投资相对不多;二是这些并购标的估值都不高,多为数千万美元级别,不像其他巨头动则十亿美元以上的并购。

  华为的Deal Sourcing(找项目)主要由业务部门完成,这让华为的对外投资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目标极度明确,很多时候就是为了得到某项技术、专利,或者是某支团队。2016年9月,华为常务董事、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接受媒体采访阐释了这一策略:“华为目前的并购策略是收购关键技术,融入到华为的平台中,不会做纯粹的财务投资。”

  2002年初,华为完成对光通信厂商OptiMight的收购,大大加强了自己在光传输方面的技术实力。2003年中期对网络处理器厂商Cognigine的收购则进一步增强了华为在交换机和路由器核心处理器方面的能力。

  除了技术和专利之外,华为并购的另一个主要目标是牌照或资质资源。通信业在多数国家都有较强的监管,没有资质就无法开展销售运营,而申请资质需要的时间经常以年计算。因此华为有时为了进入某个市场,就会收购一些规模较小的公司。

  众所周知,华为基本法中规定永不进入信息服务领域。不过在2010年前后,华为对互联网业务有过一段短暂的兴趣,推出过包括浏览器、网盘在内的诸多互联网产品。

  与此相匹配,2010年初华为成立了专门的互联网与软件投资并购小组,这个小组之后投资了昆仑万维300418)、暴风影音、易宝支付等一批互联网公司。

  2011年8月,华为投资了昆仑万维,持有3%的股份。2016年昆仑万维上市解禁后,华为减持了手中的股份。

  2013年,华为投资了暴风影音,持有其3.89%的股份。2016年暴风上市解禁后,华为也选择了减持。

  较低的持股比例,解禁后即减持,昆仑万维和暴风影音两个项目对华为来说更像财务投资。暴风集团上市后,高管也曾对投资者明确表示,与华为只是投资关系,不存在其他合作形式。

  创新谷暨追梦者基金创始人朱波曾担任华为互联网与软件投资并购小组的组长。朱波向投中网表示,昆仑万维和暴风影音都是财务投资为主、战略协同为辅的投资,易宝支付则是战略投资。

  这段时期可能是华为的投资风格最接近BAT等科技巨头的时候,投资是业务布局的核心手段之一,同时在财务上亦有利可图。但事后来看,这不过是华为对外投资的一个插曲,背后是华为的战略摇摆。

  到了2012年,华为的战略出现了重大转变。朱波不久后离开华为,互联网与软件投资并购小组也被撤销。朱波后来表示,他入职时华为曾有意往服务和互联网发展,但是对于习惯了B2B业务的华为高层来说,一时间要适应互联网的B2C模式仍存在很多与华为本身文化所冲突的地方,后来华为在投资战略方面有所调整,因此便选择了辞职。

  现在有一个流行的说法,将华为、阿里巴巴与腾讯合称为“HAT”。这三家公司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三家科技企业,在各自领域已经获得了不可撼动的霸主地位。作为中国顶级的科技巨头,华为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进行大规模投资。但是与阿里和腾讯相比,华为对外投资的规模却小的可怜。

  根据2018年年报,华为全年的净利润593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高达767亿元人民币;到2018年底,华为账上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金额达到1841亿元人民币。另一深圳的科技巨头腾讯,2018年净利润800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高达1064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金额978亿元。

  两家公司的投资情况如何呢?腾讯每年都会投资超过100家企业,其中不乏大额投资。仅在2018年,腾讯的超大规模投资就有:以10.19亿美元投资拼多多;以33.17亿元投资新丽传媒;以29.85亿元投资蓝洞等。腾讯的投资也早已不局限于互联网,很多投资不仅着眼于战略价值,投资收益也成为腾讯业绩的重要构成部分。

  但同样的“买买买”不见于华为。在总员工达18.8万人的华为,企业发展部并不是一个非常起眼的部门。投中网了解,华为也并不试图用投资来赚钱,甚至对企业发展部的绩效考核也不包括投资回报一项。

  前述了解华为投资部的人士向投中网表示,华为一般不会投资规模比较大的公司。如果一家公司已经做得很大,华为会认为投资代价过高,可能会更偏向于用这笔钱投入研发。实际上,华为用于投资的资金规模非常小,远不及外界的想象。

  “经常有华为员工在外面自称是华为投资部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上述人士称。(文/陶辉东 来源/投中网)

责任编辑:dede58.com